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花加资金断裂停业整顿,创始人独家回应:竭尽全力改变现状

时间:09-29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62

花加资金断裂停业整顿,创始人独家回应:竭尽全力改变现状

生存空间被拼多多、抖音、盒马挤压,垂类鲜花电商失去保鲜期。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陶淘编辑|李薇头图来源|视觉中国昔日鲜花电商独角兽Flowerplus花加(以下简称“花加”),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9月25日,花加的一纸停业整顿内部邮件,将其推向了风口浪尖。该信件显示,2022年以来,花加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压力”,并且“创始人和高管团队把自己的所有积蓄都拿出来投入公司,创始人本人也负债严重”。与此同时,“9月初公司银行账户被封,一切对供应商、客户、员工的转账都被禁止”,因此,花加决定进入停业整顿阶段。而员工9月份的社保公积金可能无法支付,原定于9月底发放的薪资也无法按时支付。从9月26日起,花加全体员工休假,恢复坐班时间另行通知。《中国企业家》就此致电花加创始人王柯,对方表示:“先处理完公司内部事情后,再接受采访,因为团队面临的问题非常多、非常繁杂,要竭尽全力去改变现状,挑战很大。”同时,王柯强调:“花加做了快十年,是我们团队的心血,不能因为现在暂时的困难就放弃。”事实上,花加的危机早已现端倪。企查查信息显示,花加品牌全称为上海花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全资股东为上海分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分尚网络”)。2023年9月11日、12日,分尚网络被列为被执行人,涉及被执行总金额193万元。花加也于2023年9月5日,被法院强制执行,涉及执行金额51.91万元。9月20日,花加的小程序与淘宝店,就已经没有人工客服响应。9月26日,饿了么显示,在北京地区的花加鲜花(花艺店),已暂停营业。此外,在点评网站上显示正常营业的花加国贸店,有店员告诉《中国企业家》,该店为花加加盟店,不受此次停业整顿影响,但他承认,“开了两个多月,不太景气是真的。”花加将此次停业风波归结为疫情的冲击,但综合许多业内人士与消费者的观点来看,花加深陷困境,或许是因为接连败给了抖音直播电商、盒马电商等拥有着强劲资本的入侵者。在巨头的弯道超车下,垂类电商花加,失去了它的“保鲜期”。昔日独角兽2015年成立的鲜花电商花加,有过辉煌的历史。创始人王柯是一名连续创业者,曾创立NOOLABEL私人衣橱、零零狸网拍。2015年,他创造了“线上订阅+产地直送+增值服务”的日常鲜花订阅模式,打破了此前鲜花市场从生产到零售之间存在大量中间损耗的特征。自建花田,自建分拣、采购等供应链中游环节,花加很快打造了质量、价格有着双重保证的鲜花生意。创立两年,花加的用户便超过了500万人,单月销售额达1亿元,并且实现了收支平衡。风口之上,资本也从不缺席。在2015~2019年的4年间,包括光合创投、昆仲资本、真格基金、远镜创投在内的投资机构,先后给予了花加6轮投资,融资金额近3亿元。其中,昆仲资本、真格基金的入局,都在2017年。除了花加,同期也跑出了不少鲜花垂直电商。花点时间于2017年7月获得了B轮亿元以上融资;2015年10月和2016年12月,花集网和泰笛科技,还分别走向了新三板。彼时,垂直电商的竞争不是很激烈,生鲜电商还没有入局鲜花市场。“那会儿,花加品类多,性价比也比较高,花19.9元、29.9元或者39.9元,就可以买到线下上百元的花。”喜欢插花的90后女生丁彤告诉《中国企业家》。2019年,她在花加公众号上订过一年的花,每月收到一束。丁彤还表示,那时的物流比较快,折损率也不高,花加的体验感比较好。刘丽莎也是个热衷于插花的90后女生。2020年,她在花加订了2个季度的鲜花,每周一束,大约1个季度花费不足300元。“那时花加的鲜花质量很好,并且每周按时配送,让我对这家连锁品牌产生了信赖感。”然而,花加在消费者心目中树立的品牌形象,保鲜期过短。漫长维权路社交媒体上,针对花加的维权声音此起彼伏。“尊敬的包月用户,为能提升交付品质,我司将在本月全面调整供应链生产配送模式,因涉及生产仓库的布局变动造成服务能力受限,在此期间调整为隔周配送,调整完毕后对受影响的老订单每单随花赠送一束时令单品。”9月14日,一名花加的老用户收到了来自花加的一条短信。随后,她在网络上发布维权信息,数百位花加用户留言:“我还有170多次没配送,4000多块,找不到客服,电话也没人接听。”“是不是倒闭了?我的花3周没送了,联系客服退款,把我的订单关闭后,联系不上了,钱也没到账。”“莫名其妙变成双周配送,结果这周还是没送,根本没客服处理,都找不到人。”9月25日,有用户直接前往花加上海公司,并成功拿回退款。但得到该信息后续去花加上海公司要求退款的用户,并没有拿到退款。除了无法给未能履约的用户订单退款,有花加员工曝出,公司其实已欠薪多月。在社交媒体上,网名为“被花加拖欠薪资的可怜人”表示,公司已拖欠员工薪水三个月,“无视打工人的命,已经被房东赶出来了”。事实上,自2022年左右起,不少消费者开始感受到花加服务质量直线下降。“2022年,当我再次在花加购花时,体验感变得截然不同。每周周一或周六选时间配送,如果我选了周一,夸张时周三才送到。并且,周三送到的那一束花还是烂的。当我想要找客服退货时,400开头的电话永远连不上人工售后,而微信小程序中的售后界面则需要跳好几级菜单才能完成相关流程。”刘丽莎吐槽道。“更为离谱的是,当我想要取消一个季度的订单,希望对方全额退款时,花加还强令我买下随订单赠送的香薰和花盆,说这些都是他们已经支出的成本。”刘丽莎表示,这就好比在餐厅中吃饭吃出了苍蝇,却还需为那一道菜买单一样。来源:刘丽莎提供消费体验的降级,或许与订阅式鲜花消费缺乏韧劲、花加的用户模式不可持续有关。一些专业人士也认为,订阅制是一种鲜花市场的小众需求。据光明网援引中国花卉协会市场流通分会副会长张力的观点, “电商需要承担消费习惯养成、市场培育的庞大成本支出,加之专业物流等配套设施不完善,导致部分鲜花电商长期亏损甚至倒闭。”另据未来消费报道,尽管鲜花的规律消费在近5年有所增长,但截至2022年,我国的鲜花消费人群中,规律消费比例仍仅为28.4%。入侵者弯道超车不过,比起淡季无人问津、旺季爆单的困境,还有疫情对花加供应链等造成的客观影响,花加更强劲的对手,来自新兴电商——拼多多、生鲜电商与抖音直播等。2019年之后,以盒马、叮咚买菜、每日优鲜为代表的生鲜电商,都开始进军鲜花零售,并且最快30分钟送达。据农业日报援引盒马花园采购负责人的观点,“综合生鲜电商中的鲜花产品,即下单即送,有着健全的供应链和冷链系统,对于供应链成本相对较高、销售渠道相对较少的垂直电商而言,有着较大优势。与此同时,综合电商更精准的算法,也可以更好地解决用户的偏好。”来源:盒马截图消费者的感受也可见综合电商对鲜花垂直电商带来的降维打击。据刘丽莎透露,在花加体验到消费落差之后,她就转战了拼多多:“品类很多,价格也很便宜,我看着店铺评价不错,就直接下单,没想到基本没有踩过雷。”刘丽莎还谈到了一次拼多多的退款经历,“我下单了十束茉莉,商家表示可以送十束玫瑰。但最终我并没有收到玫瑰,我要求退款,没想到很快便收到了退款。”丁彤则“锚定”了抖音直播间。“不仅是因为9.9元包邮,比较便宜,更重要的是,这些花是我看着直播间的店主去云南采购的,品质有保证,而且空运发货,我收到时还很新鲜。但在垂直鲜花电商买花,有时收到就是它的颜值巅峰,保鲜期不长,可能还是因为中间增加了渠道环节。”在销售端,常居天津、在微信做私域鲜花售卖的95后姑娘李念,就对抖音直播间的价格厮杀深有感触。据她透露,她周边几个开线下花店的朋友都表示,明年可能就不做鲜花生意了,“太累,与付出不成正比” “有依然还想坚持的,就打算转做线上,做抖音直播带货了”。虽然一些消费者更青睐直播电商鲜花的低价,但李念却并不苟同它们的品质:“现在很多都是流水线,不注重品质、批量生产、内卷非常严重。” 她进一步补充道:“鲜花的采购分为A、B、C级,如果我们采购了A级,花卉的保鲜时间可以更久,但同价销售的利润就会更低。”在李念这样的垂类商家看来,鲜花销售或进入了劣币驱良币的时代。但消费者们则在平价的洪流来袭时,纷纷转战综合类电商平台。因此,不论品质方面孰优孰劣,在规模化的综合电商面前,垂类电商的生存空间,已愈发逼仄。(文中丁彤、刘丽莎、李念为化名)参考资料:《市场规模已达896.9亿元,鲜花电商的春天来了吗?》,光明网《我国鲜花行业仍处于发展初期,盒马花园改变鲜切花销售模式》,农民日报《独家调查|配送延迟、退款无门,鲜花电商花加客服“失联”》,第一财经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